老一輩革命家“妙”講黨課

黨課教育,是中國共產黨長期以來的光榮傳統,是從嚴治黨的重要法寶。回首黨走過的崢嶸歲月,老一輩革命家不拘一格講黨課,效果很好,黨課學習陪伴著一代又一代共產黨人茁壯成長。

 

毛主席講黨課

 

毛澤東妙喻拈來深入淺出

 

在老一輩革命家裏,毛澤東無疑是講黨課的高手。他總是那樣高屋建瓴、說理透徹,並密切聯係中國革命鬥爭實際權威講解,同時尤為注意語言藝術,信手拈來、引經據典、深入淺出,深受聽者的歡迎。

毛澤東善於根據教育對象的實際情況,選擇不同的語言內容和表達方式,有的放矢、因人施教,激起思想和情感上的共鳴。他強調“到什麽山唱什麽歌”,“看菜吃飯,量體裁衣”。他指出:“在教學方法上,教員要根據學生的情況來講課……教員也要跟學生學,不能光教學生……就是教員先向學生學七分,了解學生的曆史、個性和需要,然後再拿三分去教學生。”

一次在夜校給工人上課時,毛澤東先在黑板上寫下“工人”兩個大字,然後對工人們說,好些工友埋怨自己命苦,說工人沒出息,其實,說起來工人的力量最大。他提高聲音說,大家不是說天最大嗎?什麽是“天”?他指著黑板上寫好的“工人”兩個大字說:“大家看,‘工’‘人’兩個字連起來就是‘天’。”他邊說邊在黑板上把“工”和“人”兩個字上下連起寫出一個“天”字,又指著“天”字啟發工人們說,大家都說工人沒出息,我看工人是大有出息,關鍵是要團結起來,團結起來力量大如天。

 

周恩來生日之際剖析警示

 

1943年,正是抗日戰爭風起雲湧之時,時任中共中央南方局書記的周恩來身負重任,工作戰鬥在陪都重慶。這年3月5日,他迎來了45歲生日。一直以來,他都保守著自己生日的秘密。

在周恩來生日前夕,一位知情的老同誌不小心走漏了“風聲”。同誌們得知後,暗暗商量要好好慶祝一番。

當時,根據黨中央的統一部署,周恩來正組織領導中共中央南方局機關的幹部開展整風學習活動。生日那天,周恩來不僅拒絕了大家的一番好意,而且還借此機會,向大家回顧了自己45年來的人生路,誠懇地作了一場自我反省報告,給大家上了一堂啟迪頗多、引人入勝的黨課。

周恩來出生在江蘇淮安一個沒落的官宦家庭,幼年時,他的生母、嗣母相繼離世,家庭的重擔過早地壓在他稚嫩的肩上。家庭的沒落、世態的炎涼,使周恩來很快成熟起來。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周恩來成為天津愛國學生運動的領袖。之後,他負笈東瀛,旅居歐洲,比較各種學說,確立了以共產主義為終身信仰。回國後,他參與創建黃埔軍校,參加北伐東征,領導上海工人武裝起義,指揮南昌起義,打響了武裝奪取政權第一槍。反“圍剿”、二萬五千裏長征、西安事變、第二次國共合作的建立……他無役不與,他的經曆幾乎就是中國革命的縮影。

值此四十五歲壽辰之際,周恩來簡要回顧了自己參加革命的經曆,深刻剖析了自己的性格弱點,以反躬自省的精神為自己的人生經曆作了一個謙誠平淡的總結,並檢討自己“理論修養不夠,有些事務主義的作風”。他坦誠地說:“我參加革命迄今廿餘年,經實際鬥爭的鍛煉,培養了一些工作能力。但由於母教的過分仁慈禮讓,使自己也帶有幾分女性仁慈,如看見殺狗或殺其他生物總覺難過,缺乏一種頑強和野性,故對於黨內錯誤路線的鬥爭,往往走向調和主義……”這種直視自己弱點的胸懷,深深感動了在場的青年,大家受益頗深。

 

陳雲洞房花燭難忘一課

 

1937年1月,中共中央進駐延安。在這裏,時任中央組織部部長的陳雲與陝北公學的女學生於若木相識、相知、相愛。

1938年3月,陳雲與於若木幸福地結婚了。那一年,陳雲33歲,於若木19歲。他們的婚禮十分簡樸。陳雲隻花了一塊錢,買了些糖果、花生,請中央組織部的同誌們來熱鬧了一下,就算是婚禮了。

對於年長自己14歲、政治理論水平頗高的丈夫,於若木十分崇敬、也十分滿意,在寫給自己兄長的信中,她稱讚陳雲:“是一個非常可靠的人,做事負責任,從不隨便,脾氣很好,用理性處理問題而不是感情用事。”婚禮之後,陳雲專門用了幾個晚上給自己的新娘講起了黨史。煤油燈映照著窯洞雪白的牆,窗戶上貼的紅雙喜字放著紅光。窯洞的炕上放著一張小炕桌,炕桌一邊坐著陳雲,一邊坐著於若木。

陳雲是1925年入黨的老黨員,由於對黨的曆史非常熟悉並有深刻的理解,因此他娓娓道來,如數家珍。他講大革命失敗後盲動錯誤給黨造成的損失;講向忠發、顧順章叛變對黨中央的威脅;講中央蘇區第五次反“圍剿”的失敗;講毛澤東對黨和紅軍的挽救;等等。於若木嚴肅認真、聚精會神地聽著。雖然她不是新黨員,但卻是第一次如此係統地接受黨史教育,而且陳雲講得那樣的生動、那樣的深刻。她聽到了許多前所未聞的對敵鬥爭的故事,了解了許多鮮為人知的黨內鬥爭的情況,進一步加深了對黨的性質的認識,更加堅定了為共產主義獻身的信念。

相關推薦

Related Products

發表評論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