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腳步追尋紅色記憶

 

  3月28日,“尋跡百萬雄師過大江——長江沿線8市黨報全媒體行動”采訪團走進彭澤棉船,用腳步追尋“解放江西第一渡”的紅色記憶,用鏡頭記錄新時期棉船時代風。

 

  1949年4月21日夜裏,中國人民解放軍從安徽省望江縣王家墩搶渡長江,首先占領八保洲(今棉船鎮)奪得“渡江殺敵第一功”。當晚,繼續由八保洲再渡江南攻占馬當。4月22日黎明,彭澤縣宣告解放,成為江西在解放戰爭中第一個被解放的縣城。

 

  一張發黃的搶渡證

 

  曆史需要人證,曆史更需要物證,一張發黃發脆的紙引起了記者團極大的興趣。

 

  這張紙隻有半張A4紙大小,上麵寫著“一九四九年中國人民解放軍所進行的搶渡長江,解放全國的作戰中,XX船工英勇參加,不怕艱難,橫渡天險,在這一偉大壯舉中光榮立功,在革命曆史上永垂不朽,特製光榮證書,以為紀念,贈給工友”,落款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十三軍政治部,一九四九年X月X日,鮮紅的章印至今清晰。這是一張搶渡證,它不僅證明了現年92歲漁民路小牛的一段激情歲月,更見證了解放軍橫渡天險的曆史。

  

92歲的老船工路小牛

記者 張馳 攝

 

  采訪團認真聽92歲的老船工路小牛(搶渡長江立功船工)介紹當年渡江曆史。 

 

  70年前,路小牛和其他漁民一起搖著自家的小船,將解放軍戰士渡過長江,“那天也和今天一樣,下著雨,氣溫低。我的船上坐了8個解放軍戰士,我坐船尾劃槳,20分鍾不到就劃到對岸了。”搶渡成功之後,路小牛才知道他參加的是渡江戰役的先頭衝鋒隊伍,船上的戰士們都是寫了遺書的敢死隊員。

 

  1949年4月底,渡江部隊開拔前,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十三軍的一位首長專程為路小牛頒發了一張搶渡證,因為這位首長四川口音很濃,加上路小牛不識字,結果將“路”字誤手寫為“魯”字了。

 

  昔日蘆葦灘塗 今朝油菜花海

 

  九江有152公裏長江岸線,為什麽要選在棉船登岸呢?

 

  記者團提出了心中的疑問。“為什麽會選擇在棉船登岸?”78歲的江能言是棉船鎮誌的主編,也是曆史的見證者:“棉船和望江隔江相望,河道很窄。枯水季節水麵隻有50米寬,現在這個時候也不到200米。”昔日的棉船人口稀少,常住民幾乎都是船家,“岸上滿滿的都是蘆葦,比人還高。”雖然當時國民黨封鎖了江麵,不允許船隻出行,甚至損毀船隻,“但是這麽茂密的蘆葦叢想藏一些船,那是非常容易的。”隱藏的船隻也成為後來漁民們幫助解放軍搶渡的有利條件。

  

湖口縣

長江“最美岸線”示範段(記者 張馳 攝)

 

  3月29日上午,采訪團來到湖口縣,參觀長江“最美岸線”示範段。

 

  “4月21日,這個時間對於搶渡也是有利的。”江能言這樣說,“到了5月份,長江的汛期就來了,水麵會更寬闊。所以這個時候能避過汛期,減少不必要的麻煩。”天時、地利、人和三者齊全,才有了一夜之間解放彭澤的戰果。

 

  站在見證了曆史的無名渡口,江水依舊滔滔前行,但昔日的蘆葦灘塗早已被一望無際的油菜花海所取代。采訪團被眼前5萬畝金黃的油菜花震撼,微風吹拂,細雨綿綿,寧靜美好的花海印證著70年的曆史巨變,也見證了如今棉船的美好生活。

 

  “如果沒有百萬雄師過大江,就不能解放棉船,不能解放江西,更不要說AG亚游集团現在的好日子了。”

 

  一段歲月,波瀾壯闊。一種精神,穿越百年。從當年的灘塗地,到如今的江中花海,無論是從自然風貌還是百姓生活,棉船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樣1000多公裏的長江沿線城市采訪,一是尋訪70年前那場戰役遺跡,傳承紅色文化,另外就是看70年來長江沿線翻天覆地的變化。”南京報業傳媒集團黨委委員、南京日報副總編輯金莉萍這樣說。而眼前美好的春色無疑在告訴人們,70年前的那一次渡江,解放了九江,解放了全中國,更讓這個古老的國度煥發出新的光彩。(記者 陳沽玥 周慧超)

 

相關推薦

Related Products

發表評論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