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型關戰役:打破“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

 

  【弘揚偉大民族精神 奮鬥創造美好生活】

 

  在平型關大捷紀念館內,豐富翔實的圖片、文獻資料和文物一一陳列,那場震驚中外的激戰猶在眼前——

 

  1937年9月20日,日軍第5師團一部侵占靈丘縣城。21日,日軍第21旅團長三浦敏事率步炮6個大隊分兩路向平型關一線進犯,企圖突破平型關防線與雁門關以北日軍匯合攻占太原,進而占領山西全省。為阻止日軍突破平型關防線,9月23日,朱德、彭德懷命令第115師向平型關、靈丘間出動,利用平型關東北的有利地形,在平型關東側喬溝一線設伏。

 

 山西省社會科學院曆史研究所所長高春平說:“戰爭開始前,林彪、聶榮臻曾兩次到靈丘縣城西南山區35公裏處的白崖台——喬溝一帶進行實地偵察。第一次是他們帶著參謀人員和電台去的。首先到平型關關口,爬上關口北側山嶺,對著地圖觀察平型關以東的山勢、河溝、村莊和道路。然後下山沿西跑池、東跑池公路到喬溝至東河南,察看峽穀公路兩側的地形地貌。第二次則重點勘察了老爺廟前的地形和喬溝西南側的山地地貌。”

 

  戰鬥前,115師的部隊在冉莊集結。24日傍晚,借著微弱的燭光,師長林彪與副師長聶榮臻在一張軍用地圖上來回比畫,作周密部署。最後,兩人下定了決心,並立即下達命令:“於本晚24時出發,向白崖台開進。”

 

  “那天晚上,為了隱蔽,參戰各部均選擇了難走的崎嶇小路。而當時大雨如注,狂風不止,加上天黑路滑,行動十分困難。戰士們上下衣服被淋得透濕,幾乎都成了‘泥人’。再加上晉北山區夜晚寒冷,戰士們一個個凍得直打哆嗦。”高春平說,接踵而至的山洪,又擋住了前進的道路。戰士們就把槍和子彈掛在脖子上,手拉著手、拽著馬尾巴從齊腰甚至齊胸深的急流中蹚過,緊急行軍,奔向預定的埋伏陣地。

 

  經過一夜的風雨行軍,115師參加伏擊的第685、第686和第687團全部按照預定時間趕到伏擊陣地並迅速構築工事實施偽裝。一夜風雨,寒冷透骨,官兵們渾身上下全是“黃泥湯”,凍得兩腿麻木。戰士們又冷又餓,但依舊伏於濕地、山岩上待命,士氣高昂。而師指揮所就設在能夠俯瞰整個戰場的喬溝東南側的山頭上。115師張開“口袋”,就等敵人前來。

 

  25日早晨5點30分左右,日軍第一輛汽車進入伏擊圈,聶榮臻傳令:“沉住氣,無命令不許開火。等日軍第21旅團後續部隊乘汽車100餘輛,附輜重大車200餘輛全部進入預伏陣地後,用手榴彈炸毀敵人最後一輛汽車。”

 

  當敵軍先頭部隊進入關溝與辛莊之間的岔路口時,687團三營九連副連長郭春林打響了第一槍。機槍、步槍、手榴彈、迫擊炮一齊發射,把擁塞在公路上的日軍一時打得人仰馬翻。在685團與敵人反複爭奪製高點後,突然陣地上空飛過來兩架日軍轟炸機。麵對危急局麵,戰士們迅速衝下去,與日軍攪成一團,讓日軍飛機分不清敵我,不敢輕易轟炸。一場激烈的白刃戰爆發了,敵我雙方在狹窄的陣地上拚起了刺刀。

 

  在白刃戰中,685團二營五連連長曾賢生率先向敵突擊,他一人刺死了十幾個鬼子,自己也身負重傷,當一群鬼子向他逼近時,他拉響了僅剩的一顆手榴彈,與敵人同歸於盡……

 

  長達6個小時的戰鬥,八路軍殲滅日軍1000餘人,繳獲大批輕重機槍、軍用電台,擊斃戰馬,燒毀敵汽車百餘輛,馬車200多輛。此戰八路軍重創了日軍精銳王牌師團,沉重打擊了日本侵略者的猖狂氣焰。毛澤東主席在大捷次日致電朱德、彭德懷:“慶祝我軍的第一個勝利”,稱“平型關的意義正是一場最好的政治動員”。

 

  高春平說:“平型關戰役,是一次振奮民族精神之戰。八路軍以簡陋的裝備,主動迎戰日軍的主力師團,極大地振奮了中國軍民抗戰的信心,向全世界證實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八路軍是一支英勇善戰、隨時可以為民族國家利益拋頭顱灑熱血的隊伍。平型關戰役,還是一場八路軍的揚名立萬之戰,打破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彰顯了八路軍英勇頑強、不畏艱險的抗戰精神,是民族精神的脊梁,這種精神永遠值得AG亚游集团敬仰。”

 

  (記者 李建斌 通訊員 武笑)

 

相關推薦

Related Products

發表評論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