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壩會議會址

    苟壩會議會址,位於遵義縣楓香鎮苟壩村馬鬃嶺山腳,距縣城50公裏,距曆史文化名城遵義56公裏,從遵義市南行,過龍坑西行到楓香鎮境內,有鄉村公路通楓園至苟壩,也可以由楓香鎮駐地至苟壩。2017年1月,國家發改委網站公布《全國紅色旅遊經典景區名錄》,苟壩會議會址入選中國紅色旅遊經典景區名錄。

  地理位置

  苟壩是一塊高山環繞的田壩,東有海拔1357m的石牛山,

  

b58f8c5494eef01fc3debb4be6fe9925bd317d72.jpg

 

  苟壩會議會址西有海拔1330m的崖頭山和銀屏山,北有海拔1425m的馬鬃嶺。壩子南北長約3公裏,東西寬1公裏,其壩子間有起伏狀像睡葫蘆小田壩,由馬鬃嶺腳滲出的二道地下水,匯成一道溪流自北向南流,稱為白臘坎河。村口有一水口寺,其意在“鎖水而潤田疇”。

  會址遺跡

  苟壩內有很多的革命曆史遺跡:苟壩會議會址(新房子)、紅軍醫院(黑神廟),周恩來、朱德舊居(長五間)、苟壩老街(苟壩抗捐委員會舊址)、水口寺(紅軍警戒崗哨)、馬鬃嶺紅九軍團司令部駐地、紅軍烈士墓,紅軍標語,還有地方曆史名人魯屏周墓和花茂眾多的陶瓷廠。

574e9258d109b3de6fae6247ccbf6c81800a4c88.jpg

  曆史事件

  會議苟壩會議與中央紅軍三渡、四渡赤水戰役

  1935年1月,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工農紅軍第一、第三、第五、第九軍團和中央(軍委)縱隊突圍轉移到遵義創建川黔邊新蘇維埃區域根據地。在遵義地區活動長達三個月,建立起中國共產黨遵義縣委員會、遵義縣革命委員會(蘇維埃政權)、赤色工會、農會和工農武裝遊擊隊。中共中央在遵義縣境內,幾乎天天都在召開會議,決定中央紅軍行動方針。尤以政治局遵義擴大會議、泗渡會議、紮西(雲南威信縣境)會議、苟壩會議等係列會議確立、鞏固了毛澤東在中共中央和紅軍中的領導地位,使中國革命實現生死攸關的轉折。

  遵義會議,毛澤東進入黨中央領導核心,政治局常委分工毛澤東幫助周恩來指揮軍事。用鄧小平的話講:“盡管名義上毛澤東沒有當總書記或軍委主席,實際上他對軍隊的指揮以及重大問題上的決策,都為別的領導人所承認。朱德同誌、周恩來同誌、張聞天同誌、王稼祥同誌,他們這些同誌確實照顧大局,確實有黨性原則,隻要毛澤東同誌的意見是對的,都一致支持,堅決執行”(《百年小平》·中央文獻出版社2004年1月第1版第78~79頁)。

  1935年3月10日,毛澤東、朱德正集中精力按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決定,指揮中央紅軍乘遵義戰役的勝利同駐仁懷壇廠的國民黨追剿軍周渾元縱隊作戰。1935年3月10日1時,紅一軍團林彪、聶榮臻一個“萬急”電報建議中央紅軍改駐打鼓新場(時屬黔西縣,今金沙縣城)的國民黨追剿軍王家烈縱隊(黔軍)。紅軍總司令、前敵司令部(3月4日根據中共中央總書記張聞天提議成立的)司令員朱德認為:打鼓新場是黔北首鎮,又是通往畢節的要塞,黔軍比國民黨中央軍好打,打開打鼓新場有利於中央紅軍拓展川滇黔邊根據地(中共中央政治局紮西會議決定創建川滇黔邊根據地)基礎。

  前敵司令部政治委員(時稱前敵總指揮)毛澤東在雲南威信縣境就構思好把滇軍調到貴州腹地來,繞個大圈子把中央紅軍帶出蔣介石大包圍圈套小包圍圈的絕境,北渡長江(金沙江)去川西北會合紅四方麵軍,創建新根據地的戰略計劃;同時軍委二局戴鏡元截獲敵方向遵義調動部隊的電令,國民黨中央軍、川軍、滇軍正從四麵八方向遵義、鴨溪、楓香、打鼓新場壓來;同朱德產生分歧。猴場會議後,中共中央政治局收回了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的決定權和指揮權,中央紅軍的每一個軍事行動都須經中央政治局召集有20多人參加的中央會議討論決定。張聞天接替博古職務後,幾乎天天都要召集20多人參加的中央會議,討論決定中央紅軍的行動方針。

  1935年3月10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張聞天在遵義縣第十二下區平安鄉苟壩新房子(今遵義縣楓香鎮苟壩村四合村民組)召集駐苟壩的中央政治局委員、候補委員,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和部分中革軍委局以上首長開會,專題討論進不進攻打鼓新場問題。會議從早上開到夜間,毛澤東堅決反對進攻打鼓新場,其餘參會首長都讚成林彪、聶榮臻 “萬急”電報建議。毛澤東來了脾氣,對主持會議的張聞天說道:“你們硬要打,我就不當這個前敵司令部政委了!”(《大長征》·中共黨史出版社2006年第1版195頁)。在座的首長毫不客氣地頂撞毛澤東:“少數應該服從多數,不幹就不幹”(《從轉折走向輝煌——苟壩會議研究文集》·中央黨校出版社2007年9月第1版81頁)。毛澤東離開會議,張聞天搞了個舉手表決(電視劇《長征》中有這個場境),結果把毛澤東的前敵司令部政治委員職務表決掉了。深夜,毛澤東獨自一人打著馬燈,去到周恩來住處,要周恩來晚一點下發進攻打鼓新場的作戰命令,說服周恩來後,又同周恩來一起去說服朱德。

  1935年3月11日一早,周恩來提議繼續召開20多人的中央會議,討論決定撤銷進攻打鼓新場計劃。經過爭論,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終於說服參會的中央政治局委員、候補委員和中革軍委委員。毛澤東堅決反對進攻打鼓新場,使中共中央、中央紅軍再一次避免全軍覆沒的危險。“如果沒有毛澤東當夜此行,曆史的結局會改寫成另外的樣子”(石仲泉·《從轉折走向輝煌——苟壩會議研究文集》·中央黨校出版社2007年9月第1版第4頁)。會後,毛澤東向周恩來提出:成立中央新三人團,代表政治局全權指揮軍事。周恩來將毛澤東的提議轉達給張聞天。

  1935年3月12日,張聞天召集政治局擴大會議,提議成立了中共中央政治局最高軍事指揮機構三人團。毛澤東1943年在一次中央會議上說:“在打鼓新場,洛甫每天要開二十餘人的中央會議。洛甫提議要我為前敵總指揮……以後組成三人團(毛、周、王)領導”(《從轉折走向輝煌——苟壩會議研究文集》·中央黨校出版社·2007年9月第1版第1頁)。1959年初努力糾正已發現的“大躍進”的一些“左”的錯誤的時候,毛澤東在講到真理有時在少數人手裏時說:“大多數人也可以搞錯的,而一兩個人可能是正確的。列寧那個時候有這種情況。我也有許多經驗。比如,苟壩會議,我先有三票,後頭隻有一票,就是我自己。我反對打打鼓新場;要到四川繞一圈,全場都反對我。那個時候我不動搖,我說要麽聽我的,我要求你們聽我的,接受我的這個建議。如果你們不聽,我服從,沒有辦法。散會之後,我同周恩來講,我說,不行,危險,他就動搖了,睡了一個晚上,第二天又開會,聽了我的了”(石仲泉·《從轉折走向輝煌——苟壩會議研究文集》·中央黨校出版社·2007年9月第1版第2頁)。

  苟壩會議成立周恩來、毛澤東、王稼祥三人團,完成了遵義會議改變黨中央最高軍事領導機構的任務。進一步確立和鞏固了毛澤東在黨中央和紅軍中的領導地位。突圍轉移(“長征”的提法是1935年5月中央紅軍進入彝民區後朱德提出的)中的中共中央,主要是領導紅軍打仗、求生存。毛澤東在遵義縣楓香鎮苟壩村複執中國工農紅軍最高領導權、指揮權,使黨中央和中央紅軍的命運實現了生死攸關的偉大轉折。在幫助周恩來指揮軍事時,就構思成熟把“滇軍調出來”戰略計劃。這個計劃是從一渡赤水河、二渡赤水河兩次被動轉移實踐中形成的。毛澤東不放棄進攻駐仁懷壇廠的國民黨中央軍周渾元縱隊,反對進攻打鼓新場;就是希望從長計議,實施把滇軍調出來,進滇入川戰略計劃。毛澤東命令紅三軍團第十三團團長彭雪楓指揮紅十團、紅十三團由楓香壩奔襲駐遵義縣第十二上區西安鎮(今泮水鎮西安村)、泮水鎮黔軍猶禹九旅周相魁團、宋華軒團,佯攻黔西縣打鼓新場,是毛澤東實施把滇軍調出來戰略計劃之始,目的是把固守在仁懷壇廠的國民黨中央軍周渾元縱隊引出來聚殲。彭雪楓指揮紅十團、紅十三團一舉將黔軍周相魁團、宋華軒團驅逐到打鼓新場,駐進遵義縣第十二中區岩孔場(今金沙縣岩孔鎮),開展打土豪、建立蘇維埃政權。國民黨中央軍周渾元縱隊傾巢而出,向打鼓新場開進;前鋒行進到三元洞,發現主力紅軍沒有去進攻打鼓新場,急返魯班場修築碉堡、工事固守。

  1935年3月14日,紅三軍團第十三團團長彭雪楓率領紅十團、紅十三團奉命由岩孔場趕往魯班場參加會攻國民黨軍周元縱隊,途經遵義縣第十二上區(泮水區)洪關壩(今洪關苗族鄉),遭潰駐小壩場(今洪關苗族鄉小壩場村)的黔軍伏擊,犧牲30多名紅軍戰士,當地農民將這30多位烈士掩埋在皂角樹梁子山上。時已9歲的老農馬光昌述說:他親眼看見一個60歲左右的老頭剝光了紅軍屍體上的衣帽,挑到馬家溝河中衝洗。那個老頭還送給他一頂帽子,帽子上有紅布五角星,他戴著跑回家遭到老父親一頓臭罵。如果皂角樹梁子山上埋的是土匪或黔軍士兵的屍體,我寧可相信那些土匪或黔軍官兵沒有父、母、兄、弟等親人,也不敢相信他們的親人那麽狠心!

  3月15月2時,紅一、紅三、紅五軍團和軍委幹部團各部由現駐地向魯班場運動,對國民黨軍周渾元縱隊3個師形成扇形包圍,拉開決戰態勢。目的是要把各方麵的國民黨軍都吸引到黔北來,找個縫隙突出蔣介石設置的大包圍圈套小包圈。雙方激戰至下午5時,毛澤東、朱德接報:距魯班場西北60裏,川軍8個團向魯班場開來;國民黨中央軍吳奇偉縱隊兩個師向魯班場開進,前鋒已到遵義縣第十二下區楓香壩、花苗田。毛澤東、朱德命令中央紅軍主動撤出戰鬥,向仁懷縣中樞鎮(今仁懷市中心城區)、茅台鎮轉移。

  16日,朱德從壇廠經懷陽洞向中樞鎮行進,前往茅台鎮指揮中央紅軍三渡赤水河,第二次挺進川南。如果說中央紅軍一渡赤水河、二渡赤水河是受國民黨軍圍追堵截所迫的被動轉移。那麽,從茅台三渡赤水河就是帶有戰略性的主動轉移。1935年3月16日17日,中央紅軍從茅台鎮第三次渡過赤水河,進入四川古藺縣。渡河前,毛澤東吩咐紅軍總參謀長劉伯承派工兵去二郎灘和太平渡查看二渡赤水河時架設的浮橋是否存在。雖然時任中革軍委工兵營營長王耀南的回憶有待考證(因為當時為了擺脫國民黨軍追擊,後衛部隊過河後是要毀橋的),但是卻佐證了三渡赤水河的目的完全是為了迷惑蔣介石,調動國民黨軍。中央紅軍進入川南,再次擺出北渡長江的態勢。蔣介石再次把主力和注意力集中到川南。

  1935年3月20日~22日,毛澤東命令中央紅軍秘密、迅速地從太平渡、二郎灘、九溪口第四次渡過赤水河,1935年3月23日經習水二郎、仁懷三合、大壩、高大坪。1935年3月24日經小箐溝到喜頭的石火爐、李村溝及魚塘。1935年3月25日進駐悶頭台(今仁懷市喜頭鎮)竹林灣、1935年3月26日經土地坎、天子廟(今喜頭鎮共和村)、火石坪、當晚進住洞口坪(今遵義縣芝麻鎮竹元村)1935年3月27日經草皇壩到幹溪、到幹溪後,朱德命令紅九軍團,立即移芶壩西之馬鬃嶺(苟壩與紙房的界山)為暫時活動樞紐。從28日晨起分兩部:一向長幹山(今仁懷市長崗鎮)、一向楓香壩(遵義縣楓香鎮)偽裝主力活動。1935年3月28日,朱德再次命令紅九軍團在馬鬃嶺西北路上(楓香壩至長幹山至壇廠路上)擺露天標語,路側放煙火扮炊煙,散消息,偽裝主力將在此地區誘敵向北出擊消滅之的模樣,掩護主力秘密迅速南轉移。在毛澤東、周恩來、朱德指揮下,紅一軍團、紅三軍團、紅五軍團、中央縱隊秘密、迅速地鑽過鴨溪至白臘坎不足15華裏國民黨軍封鎖線縫隙,轉移去黔西縣沙土鎮後山鄉,1935年3月30日從後山的梯子岩、江口、大塘河3個渡口全部渡過烏江,進入息烽地域,跳出蔣介石精心設置的“絕境”。

  1935年3月31日,毛澤東去到紅二師,在路旁攤開地圖,在圖上畫了一道從貴州省向東南、向西、向西南,入雲南,經昆明附近至元謀、金沙江畔的一長條大迂回的紅杠杠,第一次公開他把“滇軍調出來”的戰略構想。紅軍總參謀長劉伯承說:“在茅台附近四渡赤水河,除留一支小部隊牽製敵人之外,其餘急行軍通過楓香壩,南渡烏江,直逼貴陽,並且分兵一部東擊甕安、黃平。這時候,蔣介石親自在貴陽督戰,慌忙調雲南軍閥部隊來‘保駕’……在部署這次行動時,毛主席就曾說:‘隻要能將滇軍調出來,就是勝利’。”四渡赤水河,是中央紅軍創建川黔邊根據地、川滇黔邊根據地中在赤水河流域進行的運動戰戰役。都是毛澤東在遵義會議進入黨中央領導核心後幫助周恩來、朱德指揮和在苟壩會議進入黨中央最高軍事領導、指揮核心後親自指揮的,一渡、二渡赤水河的過程是毛澤東構思把“滇軍調出來”戰略計劃的基礎;苟壩會議成立毛澤東、周恩來、王稼祥三人團,代表政治局全權指揮軍事,為毛澤東實施把“滇軍調出來”戰略計劃提供了堅強的組織保證。蕭華將軍《長征組歌·四渡赤水出奇兵》、毛澤東本人說四渡赤水是他一生中的“最得意之筆”,廣義上指一渡、二渡、三渡、四渡,狹義上特指三渡,四渡。

  意義苟壩會議是遵義會議的繼續和完善,三人軍事小組的成立,鞏固了毛澤東在黨和紅軍中的核心地位,標誌著毛澤東正確主張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

關鍵詞:

相關資訊

發表評論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